网站公告:
全国服务热线:

产品类别PRODUCTS category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

邮箱:

地址:

新闻资讯 NEWS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拉夏贝尔半年报巨亏5亿 专家称“退市或重组”、没有其他出路
添加时间:2019-08-13

近日,被称为“中国版ZARA”、国内首家A+H股上市服装公司拉夏贝尔发布消息称,其实控人邢加兴股权质押比例“接近100%,且已构成违约”。

与此同时,公司7月30日发布的半年报预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净利润预亏区间在-4.4亿元至-5.4亿元之间,同比下降约286.6%至3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4.9亿元至-5.9亿元,同比下降约364.5%至418.5%。

实控人持股质押比例近100%

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质押给海通证券的1.416亿股A股股份已低于最低履约保障比例,因未提前购回且未采取履约保障措施,已构成违约。

公告显示,邢加兴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约1.4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5.91%,占公司A股总股本42.62%。从2017年11月至今年6月,邢加兴先后6次将所持股份质押给海通证券。

截至目前,邢加兴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41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5.85%,占公司A股总股本42.54%,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99.81%。

拉夏贝尔同日发布的另一则公告显示,因近期股价波动,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8月6日将其持有的600万股A股股份办理了补充质押。此前,上海合夏已先后3次将所持公司股票质押至中信证券。

根据公告,上海合夏持有4520.4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8.25%,占公司A股总股本13.58%;目前累计质押股份38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7.03%,占公司A股总股本11.57%,占其所持股份的85.17%。

而邢加兴及上海合夏累计质押股份达到1.8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32.88%,占公司A股总股本54.10%,占其合计持股的96.27%。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在当下市场环境和资本环境相对不景气的时候,出现业绩下滑和资金流通压力,这是非常致命的,如同近期上市公司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出局重组,作为A+H的上市公司,拉夏贝尔按理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窘境。”

“但出现了,可见前期企业在追逐上市的过程中,过分注重企业做大,没有考虑到企业做大更需要做强做安全,没有现金流量就是最好的一副牌也没法打。”程伟雄如是说。“未来要么退市,要么重组,没有其他路径。”

业绩低迷,亏损严重

在服装行业,拉夏贝尔一度是平民时尚的代表。2014年10月9日,彼时被称作“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2017年9月,在多次闯关A股后,拉夏贝尔终于顺利登陆上交所。不过,在成为国内首家A+H股上市服装公司后,拉夏贝尔的利润一直处于下滑状态。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公司营收89.9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99亿元,同比下降6.29%;2018年,公司营收101.76亿元,归母净利润却为-1.6亿元,同比大降132%,是其上市后首次出现亏损。

其中,2018年拉夏贝尔的短期借款高达19.12亿元,而账上货币资金仅6.05亿元,存货却高达25.34亿元,此外还有3.31亿元的长期借款。

此外,从2018年开始,拉夏贝尔就在不断关闭门店。截至2019年6月底,境内线下经营网点较2018年底净减少2400余个。以此计算,今年上半年,拉夏贝尔日均关店数量超13家。

虽然加速关闭门店可能导致其营收出现一定程度下滑,但理论上来说成本应该也会随之减少。然而,2018年年报显示,拉夏贝尔的销售费用高达60.32亿元,同比增长38.51%;管理费用5.04亿元,同比增长29.51%;财务费用5246.5万元,同比增长216.42%。

监管部门曾针对此问题要求公司解释,拉夏贝尔则表示是由于社会平均工资上涨导致员工费用上升,待摊费用摊销因关闭低效门店加快摊销,行业竞争激烈,增加商场活动导致商场费用上升等。

最新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称,此次亏损的原因是受国内大众服饰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和主动优化线下渠道结构的双重影响。

同时还表示,因外部融资环境发生变化,报告期内持续归还银行借款,对其2019年春、夏货品下单、上新等产生了一定负面影响。

对上述业绩现状等,程伟雄直言道:“类似拉夏贝尔的本土女装品牌很多,但没有象本土运动品牌、休闲品牌、男装品牌那样在本土市场有足够号召力品牌出现,而是散落在大江南北的区域品牌与地方品牌,同时女装产品更新换代频繁性决定女装品牌的地方性。而当下本土女装的高歌猛进值得警惕,理应更加理性放缓发展步伐,真正去做好品牌规划与定位,用心去研发符合消费者的产品,专注店铺的精细化而不是大肆抢地盘开多店做大规模。”